“花團錦簇 ”鄧國源個展

“如何透過層層的顏料堆疊去建構烏托邦式的花園?“上海寶吉祥藝術中心將於4月17日隆重呈現著名藝術家鄧國源的新作個展—“花團錦簇”。本次展覽由寶吉祥集團 總裁擔任總策展人,藝術家王小松為執行策展人,帶來藝術家鄧國源最新的系列作品,呈現人造自然的奇特景觀。展覽將於上海展覽後,巡迴至台北寶吉祥藝術中心。

寶吉祥藝術中心秉持集團總裁理念,自2018年起在上海及台北兩地成立藝術中心,展出專注創作而獨具風格的藝術家; 並於2019年與日本京都橋本關雪紀念館合作進行中美日文化交流,透過純粹的展覽完整呈現藝術的珍貴結晶。
本次展覽延續藝術家創作生涯中的重要主題——自然。藝術家曾在過去創作中以繪畫、裝置、綜合材料、影像等形式表達自然的不同面貌;而本次展出的作品,厚重的顏料層層塗抹在透明亞克力盒內,畫面沒有特定形象,斑爛的配色與層次沖擊著眼球,呈現一片純粹而強烈的自然印象。策展人王小松形容:“在鄧國源的繪畫中,主體介入並沒有以一個絕對性的符號而確定,也沒有任何的所指的意識景象。觀者站在畫前,更像是站在了植物園旁,被園中的各類花卉所吸引,進而繼續觀看,直至發現其中被隱藏著的物狀。畫面中那些抽象的無意識點狀和團狀色塊築建了一幕幕烏托邦式的幻想。 ”

 

鄧國源精準掌握了花園的意象,捕捉到花園的人造性與自然性,既有清晰的人工邊界,也有野性自然的力量。藝術家將色彩封存在透明盒裡,展現人類從古至今面對自然的慾望與矛盾。策展人王小松描述:“《在花園》作品系列中,真實與神秘界限的模糊,心象的語境修辭,不是揭示現實的客觀性,而是思想的精神花園。”

 

展覽日期 2021.4.17(六)-2021.4.28(三)

 

參觀注意事項
入館前請出示“隨申碼”並配合工作人員完成體溫檢測,個人實名登記和手部消毒的流程。若您有體溫異常或出現發熱咳嗽等現象,請您改期參觀。為了市民健康,觀展過程中請全程佩戴口罩

 

自我的克制

鄧國源近來創作的《在花園》系列作品呈現厚度各異塗抹色塊,一層疊一層,形成了多色度與多維度的橫縱移動。畫中各種膠著點狀式的色彩互為牽動;沒有規則的非形象的畫面,即是混亂與任意,又是具有自身的頻率,不斷迂迴,形成了流動的空間性。

在鄧國源的繪畫中,主體介入並沒有以一個絕對性的符號而確定,也沒有任何的所指的意識景象。站在畫前,更像一個人站在在植物園旁,被所呈現的各種異類的花卉而吸引。不斷觀看,不斷被隱藏物狀而吸引。我們很難分析這種的景象所包含的自身所期待的意義。抽象的無意識點狀,團狀色塊構成的多層意義,像是烏托邦式的幻想。同時,繪畫主題的缺失性,使得鄧國源的繪畫更像當下社會生活中,精神逃避或者自我克制的景象。

作為從事藝術教育兼藝術家40年的鄧國源,特別作為美術學院院長如何在自主與公共社會之間尋找個性平衡,一直需要探討的問題。因為慣性式教育與時代的精神所面臨困惑與瑕疵是無法迴避,特定的歷史給予了特定歷史含義。

 

“我們生活的時代呈現出十分混亂、支離破碎的面貌……現在,如同那經歷分崩離析的古典時代和中世紀一樣,獲得一個嶄新的人格,一種對於人類、自然和宇宙的新態度,是生死攸關的問題。我們必須再次弄清楚,人應該是什麼樣的”。 ——劉易斯·芒福德《人的生存狀況》(The Condition of Man)1

 

為此,恩斯特·卡西爾在他的《人論》(Essay on Man,1994)裡,把這種局面稱之為“人類在自我認知上的危機”並總結出:現代人文的兩大特點是:第一,要與最近的歷史徹底決裂;第二,迫切地渴求一個新範式。2

新範式與弄清人應該是什麼樣子,這似乎成為當下一個重要話題, 問題在於對於文人而言,遠離社會,逃避世俗一直是中國士大夫所嚮往的生活狀態。但是當代藝術既要入世,又必須否定既有社會價值,也就是恩斯特·卡西爾所言:要與最近的歷史徹底決裂。為此,可以想像,作為雙重身份的鄧國源自身就是一個矛盾的主體:無法決裂自己,也無法否定現實。因此暫時的迴避成為創作一種手段,《在花園》,《在田野》等系列作品可以看到返樸歸真自我家園的渴望。試驗性水墨與油畫並列共存的相互交叉創作手段,可以看出藝術家在尋找屬於自己媒介的表現。

以點狀塗抹為繪畫手段首推是印像畫派點彩大師修拉。點彩顧名思義是以點狀的色彩通過多種顏色的並列,呈現出迷人般的色彩霧化效果。修拉色彩科學的嚴謹性,開創了色彩與光的互動。另一個方面,嚴格的遵循了色彩法則,也限制了畫面中的流動性。在這點上,米芾的米點隨意象指與非常態造型的圖式,更富有意境與詩意,墨戲般的隨機性讓空間變化無法揣測。修拉以點彩為手段,強調色彩的霧化效應,米芾是以墨分五色為基調,以“米點”強調山水的“煙雲”的轉瞬即逝雲山,進而達到墨色滲透淋漓縱橫的景象。故元代夏文彥說:“煙雲變滅,林泉點綴,草草而成,不失天真,意在筆先,正是古人作畫妙處,每自題曰墨戲。”

張彥遠在《歷代名畫記》寫到:“運墨而五色具謂之得意;意在五色,則物象乖矣”從這點上看修拉與米芾雖然各自立場完全不同,但是都在五色中各自用點作為媒介,以點墨與點彩為表現,運用墨色或者五色之間的轉換,形成獨特的風格。

如上述,2016起鄧國源創作了以傳統為媒介(參照在花園系列),以意象為客觀的系列水墨作品。在這裡我們看到了筆墨所賦予的掙脫、無束縛以及無意識下的自然認知。

多年的筆墨自由與控制,使得他在轉化為其它材料的繪畫中,依然能駕馭這種難以名狀的控制性。德國路德維希(科布倫茨)館長貝阿特.萊芬沙特在她的《自然美與被藝術所馴化》一文中指出:“在他的水墨作品中,鄧國源探索了傳統的種種方法與手段,一方面是為了明確地延續傳統的精神並進一步予以發展;另一方面是為了走出傳統,因為他覺得需要將它引向抽象。只有在完全的抽像中,他才揭示出他的大自然頌歌所擁有的精神實質。以這種方式,他成功地展露出一種朦朧的梗概,它時而似乎沐浴在光亮中,時而似乎浸沒在陰影中,既含納短暫的事物又含納永恆的事物。鄧國源正是以對自然的全面的知覺與解釋的兩重性營造他的世界,於是明確地將自己置於道家冥想的語境中”。

但是我們無法忽視的是:快速持續筆墨寫在紙上時,大腦的有意無意已經讓客觀與主觀間變得撲朔迷離。水墨的筆墨特質決定了畫面的衝動與情感不是因為前置的文本,觀念,思考而呈現。米芾繪畫的核心在於點的隨意性,隨心意。筆意不為客觀而控制。這點與修拉自律性色彩走向不同的極端。

鄧國源新作感受到首先不是“點狀”堆積與排列。也不是米點式隨意。而是在凌亂表現中,克制了意識的自然氣息。在這點上他嘗試了東方的自由性與西方的自律性結合。如作《在花園2021No.4》中,我們感悟到是大塊飛舞色彩中隱藏眾多細節:顆粒狀與筆觸寫意的交融,不規則的塗抹與穿插的形態結合,硬邊與軟邊的過度。奔放的色彩與單色割裂等。

在結構上,鄧國源讓積聚的色彩以螺旋以及自由形組成各個團狀似得相互咬合,形成一種強大視覺動力。維度的起伏,打破繪畫的單一平面性。我們可以把整個畫面中的各種組團,比如成一個大型交響團中的每個樂器演奏者。在總譜的框架下,都在為自己所承擔的角色下,賦予自己的調性。總譜是創作者即是藝術本人,是不是所有的樂器都要在參與演奏?這就是看創作者的把握與克制。因此如上所述,控制與自由是作品的關鍵,這一點在鄧國源的作品中 我們尤其能感受到繪畫的駕馭性。

形象的形式作為繪畫的權力,一直是不斷被爭論的主題。純形式的超形象的體驗一直是抽象主義者所強調。如何詮釋它們之間的關係在當下已經不是那麼必要,因為今天的抽象已經不再是一般意義對物像或概念的抽象。更具有超現實性與混沌性,《在花園》作品系列中,真實與神秘界限的模糊,心象的語境修辭。不是揭示現實的客觀性,而是思想的精神花園。

 

“那麼對於思想的靈魂而言,形象取代了直接的感知;而當它斷定或否定這些形象的好壞之時,它避開或追逐它們。因此,靈魂在思想時總是伴隨著精神形象” 。 ——亞里士多德,《靈魂》3

 

繪畫的價值在於重現對象的分析與表現。但精神對象超越對象時,繪畫才更具有強烈的生命力。在這裡,我們可以把亞里士多德那句關鍵話反過來讀:精神形像在思想時總是伴隨著靈魂。

所以對於超越對象的抽象畫派藝術家都在強調無意識的創作,特別是波洛克的作品中我們看到他強調無意識創作所帶來解放精神意義。但是超越意識的創作。只是通過借用無意識觀念來解讀創作中所面臨程式化困境與解脫。實際上無意識表現是需要一個長久的意志磨練後,才可能達到一種無我的狀態。而非字面意義。

為此波洛克說:“繪畫是自我發現的過程,每一個優秀的藝術家都畫著他自己”。這點我想鄧國源可能做的更好些,因為他是他哪個為數不多還在繼續挑戰自己極限的人。


1. [美] 邁克爾·萊傑著. 重構抽象表現主義[M]. 毛秋月譯. 江蘇鳳凰美術出版社, 第275頁.
2. [美] 邁克爾·萊傑著. 重構抽象表現主義[M]. 毛秋月譯. 江蘇鳳凰美術出版社, 第280頁.
3. [美]W.J.T.米歇爾著. 圖像學[M]. 陳水國譯. 北京大學出版社. 第12頁.

文│王小松

 

 

 

展出作品

在花園2021No.1
丙烯,亞克力板,罩
50×60×5 cm

 

在花園2021No.4
丙烯,亞克力板,罩
80×60×5 cm

 

在花園2021No.6
丙烯,亞克力板,罩
60×80×5 cm

 

在花園2021No.7
丙烯,亞克力板,罩
60×80×5 cm

 

 

【關於上海寶吉祥藝術中心】
寶吉祥藝術中心由寶吉祥集團總裁創辦,於 2018 年 9 月在上海開始第一個運營中心,並在 2019 年 6 月成立台北藝術中心。創辦人 顏總裁長年經營珠寶,不僅對天然礦石審美獨到,也是重要的藝術收藏者。 2018 年, 顏總裁將收藏 的清康熙“天施大爐”無償贈予雲南省博物館,義行備受讚賞。如今“天施大爐”展示於雲南省博物館入口大廳,成為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館方也將 顏總裁之名銘刻於博物館榮譽牆上,永久紀錄 顏總裁的善舉。 2019年,顏總裁更因此受邀參與錄製央視節目“國家寶藏”肯定 顏總裁是“高義大德”,顯見各界對 顏總裁的重視與感謝。

在 顏總裁的理念下,寶吉祥藝術中心堅持不綁約、不送拍、不炒作,並且沒有贗品。旨在為專注創作、獨具風格的藝術家提供展覽平台,所以不綁約,讓藝術家享有經本中心展覽後獨享名聲而成就自我。不加入商業拍賣,讓藝術價格回歸藝術品本來價值。珍惜每位藝術家的羽毛,不炒作,同時讓藝術品回歸到一個良性增長的市場環境,也是對藏家公平而保障其利益的態度。而沒有假畫,則是本集團總裁的絕對信念!

 

電話:+86-21-6330-0363
地址:上海市黃浦區圓明園路115號圓明園公寓一樓
週一~週六11:00~19:00(週日公休)